[乡土]平凡人生曲折路(497)

综艺节目 浏览(793)

  ? ? ? ? ? ? ? ? ? 第四部

  第一百一十四章

  ? ? ? ? ? ? ? ? ? ? ? 广播站借用林新成

  ? ? ? ? ? ? ? ? ? ? ? 吕萍嫂要陪李桂荣

  ? ? ? ? ? ? ? ? ? ? ? ? ? ? 3

  说过了表妹李桂芹生儿子的事,林新成觉得应该说自己来的目的了,说完还要去东头吕萍家,去的晚了,吕萍就会去上班,找吕萍说事还得等到晚上。早一会儿落实早安心一会儿,便说道:“新勇,我还有一件事要求你帮忙。"

  林新勇说:“哥,有什么事你成说了,我一定鼎力相助。"

  林新成说:“你看你嫂子生孩子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事,又是双胞胎,行动很不方便,到了需要我天天守着她的时候,可是现在县广播站又抽我去当记者了……"

  林新成说到这里,几个人同时惊喜道:“抽你到县广播站当记者了?"

  林新成说:“是。"

  林新勇说:“哥,这是好事呀,又让你有施展写文章才能的机会了。"

  林新成说:“好事是好事,可是你嫂子呢?我别说天天守着你嫂子了,一点也不能守着她了。我想让你天天往我家跑跑,对她多操个心。到时候了更需要你跑腿出力。"

  林新勇说:“哥,这个事你成放心了。反正桂芹已经生过了,白天我多往你家跑跑,夜里我住你家也行。"

  里边的李桂芹接道:“你个男人家,夜里住那里合适吗?"

  林新勇接道:“那有啥不合适的?我是兄弟,她是嫂子,这个时候就别计较那么多了。再说,人们不还说,老嫂比母吗?"

  李桂芹又接道:“俺姐才比你大多少?两岁,还老嫂比母呢。"

  林新成说:“新勇弟的心情我理解,但不需要你夜里住那。我和文教上的李桂梅也说好了,她每天下午来我家,夜里陪你嫂子,第二天早饭后再走。你嫂子说,让吕萍夜里也来,她俩个人陪她。白天呢,有你大娘呢,你再勤往我家跑跑。有了情况,就让她们找你,你再去请接生员来接生,请孟凡霞来打破伤风疫苗,还有其他需要跑腿的事。我的车子比你的要好一些,我放在家里,你随便骑。"

  里间的李桂芹说:“这样更好。"

  李桂芹昨天晚上刚生了孩子,身体本很虚弱,但她曾喜爱过又一直很尊敬的表哥来了,就来了精神,总想接上一句话。

  林新勇也接道:“哥,由你这一安排,万无一失,你成放心了。"

  林新成说:“好,就这么说吧,我赶紧去吕萍家对她说去,晚了她下地走了,我就得等晚上去。"

  几个人都说你快去吧。

  林新成出了林新勇家,又从村中的东西大街上往村东赶,吕萍万一上工了也会迎上她。因为两个生产队都已经敲过了上工铃,有的社员已经开始出门上工。林新成加快了脚步,他来到了吕萍的家所在的胡同口,吕萍的婆婆桂荣的姑,抱着孙女柳易正在从家里往外走,林新成迎走到她面前问道:“姑,我嫂子下地走过没有?"

  李老太太说:“没有哩,你哥走罢了,我把柳易抱出来,就是怕她看见她妈下地哭闹。新成,找你嫂子有事吗?"

  林新成说:“姑,我被抽到县广播站了,不能象在公社文教上那样天天回来,你侄女桂荣再有半个月左右就该生了,我走了很不放心她。我听你侄女说,柳易已经不吃我嫂子的奶了,夜里也不让她搂了,我想让我嫂子每天夜里去陪着她,有什么情况了我嫂子再找新勇,我也给新勇说好了。"

  李老太太说:“中中,陪也不就是半个月的事吗,反正夜里柳易又不跟她睡。"

  林新成说:“姑,那我就不给我嫂子说了,你给我嫂子说说就行了。"

  李老太太说:“还是你给她说去吧,我老了,学不囫囵。再说,柳易看到她再哭闹了。"

  林新成只好说:“那好吧,我去绐她说说去。"

  林新成就离开了李老太太往她们的家里走。他来到大门口,门是虚关着的,他一推就开了,只见吕萍正站在她的屋门口,脸高兴的看着他。

  原来,刚才吕萍等婆母抱着柳易走出去以后,觉得她们已经走远了,便准备下地,走到大门口,就听见了林新成向婆母说请她夜里去陪表妹桂荣。她心里非常高兴。自从七四年那次走亲戚回来的路上,她与林新成单独相处过以后,再也有与林新成单独相处过。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她与林新成之间的感情,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她与林新成几次,特别是那次回来的路上,在青麻地中的拥*抱*亲*吻。永远遗憾的是,林新成一直没有更进一步的给她作那种事情的想法。但这并影响她永远对林新成的爱,尽管再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尽管在有第三人在场的情况下不敢表现出来。

  去年柳易待九天那天,在她有意的提议下,林新成在看柳易时看到了她丰好看的胸脯,在她的小动作下,林新成在给柳易见面礼时,手摸到了她充奶水的*双*乳*,虽然他本无意,吕萍已经感到很知足很幸福了。

  今天,林新成来求她每天夜里去陪伴表妹,她心里很高兴,这样,不但是自己与他们一家人加深亲情的机会,而且,林新成总会到她家里给她单独说的,这也是她和林新成单独相处的机会。

  为了给林新成一个好的形象,她又走进屋里,换了一身好看的干净的还没有半旧的衣服,梳整了头发,到屋门口等着林新成的到来。

  林新成真的来家了。

  吕萍装着不知道还吃惊的样子问道:“表弟,你怎么想起来到我家来了?"

  已经走到跟前的林新成笑着问:“你怎么又叫我表弟了?"

  吕萍把林新成让进她的屋子,递给林新成一把椅子说:“在人面前,你不是称我嫂子吗,我刚才还听到你在门外问我婆母,我嫂子在家吗?你喊我嫂子,我不应该喊你表弟吗?"

  林新成笑道:“应该应该,这样好说话。其实我觉得咱俩个兄妹相称好象比较亲一些。"

  吕萍说:“我也这样认为。你看这样行不行?在有人的时候,咱就论亲戚我就称你表弟你喊我嫂子,就咱俩个的时侯我就称你为哥你喊我妹妹。"

  林新成说:“那这样也行。"

  吕萍问道:“哥,说吧,今天你来找我有啥事吧?"

  林新成就把自己来的目的又向吕萍说了一遍。吕萍听了后口答应道:“哥,你成放心大胆的去了,我会每天夜里去陪表妹的,直到她生了孩子了月。"

  林新成很感激的说:“妹妹,那就谢谢你了。"

  吕萍嗔怪道:“说什么谢不谢的,我们是至亲,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林新成说:“妹妹说的是。"然后又说道:“我听你表妹说,你婆母娘为了让你早点怀孕生孙子,柳易半岁就断了奶,还不让你搂着了。我们让你每天夜里去陪你表妹,一陪就是半月多,甚至还会更长一些时间,就耽误了你们的事情。"

  吕萍笑了笑说:“咱们种庄稼,还见籽不顾苗呢,何况这生孩子?我表妹已经快生了,就象那庄稼要成熟待收割了,我们怎么还会想着去顾那种小苗子的事。再说,怀孕说想怀就能怀上了?柳易都七八月了,那种事情又不是没有作过,特别是柳易断奶以后,更有少作,到现在也没有怀上。我们要想作怀孕的事了,自然会找其他时间,这个你不用有愧疚的想法。"

  林新成更感激的说:“那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吕萍没有马上再接话,想了一下,鼓足了勇气说:“哥,你也知道,我从十五六岁开始就喜欢上了你,你也曾喜欢过我。命运没有把我们安排成夫妻,而安排成了现在的亲戚关系。我也曾几次向你提出过与你有暗情关系,你匀不接受。但我对你的情依旧。我们俩个一直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而你的发展前途越来越光明了。今天你来我家求我去夜陪表妹,我们俩个单独在一起了,我想让你抱抱亲亲,如果你不嫌弃我仍是一个农村妇女,你能答应我吗?"

  林新成思忖了一下说:“妹妹,我怎么能会嫌弃你呢?如果我不答应你,你肯定会认为我嫌弃你了,好吧,我答应你。"

  林新成站了起来,吕萍也激动的站了起来。

  ………

  十几分钟后,林新成走出了屋子,吕萍一直送他到门外。因为时间晚了,她没有再去出工。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