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军嫂的“时代范”:为丈夫默默奉献,我们也要活得精彩

电影资讯 浏览(942)

  龙头新闻记者王晓晨

  “这些年的不容易,我怎能告诉你。有过多少叹息,也有多少挺立……”一首《妻子》唱出了军嫂对军婚的忠贞和对家庭默默的付出。

,一边努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无论哪一方面,都称得上是优秀女性的代表。

  “真正的称职军嫂就是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的人生过得精彩,把自己的小家操持得温暖,这才是对老公最大的支持。”“八一”建军节来临前,记者采访了几位“80后”军嫂。

  

  夫妻两地分居11年

  终于等到了近在咫尺的办公

  去年最火的一封家书,是浙江大学外国语言文学在读博士李珊珊写给远在千里之外的丈夫牡丹江市西安区人武部干部徐书梁的一封e-mail,里面回忆了她10年的军嫂之路……他们的故事让很多人感动不已。

  一年过去了,1983年出生的李珊珊前几天刚办完哈尔滨工程大学入职手续,而他的丈夫3月份已调到黑龙江省军区工作。“我们俩2008年结婚,到今年十一年,才算是真正团聚。”李珊珊说,单位挨着,最高兴的就是他们的孩子了,孩子说现在每天都能见到爸爸妈妈了。

  李珊珊和丈夫是大学同学,婚后丈夫驻守在大兴安岭,她在牡丹江一所高校工作,每年一到假期,她便加入探亲队伍,往返在大兴安岭和牡丹江之间。

  在“探亲岁月”中,令她最难忘的是女儿2岁那年的冬天,她一个人带着女儿坐火车去大兴安岭,牡丹江到大兴安岭没有直达火车,她们要在哈尔滨和加格达奇倒2次车才能到达部队驻地。

  “在哈尔滨下车时,我两手拿满了东西,没办法抱孩子,就对女儿说‘好孩子,跟着妈妈走’,于是2岁女儿就跟在她身后,踉跄地走过长长的卧铺车厢,是列车员看见了,帮忙把孩子抱下了火车。我至今还能想起她当时的小样儿呢。”

  2013年,徐书梁刚从大兴安岭调回牡丹江边防某团,李珊珊则去了长春,在东北师范大学读研究生。那段时间,她在学校上两周课,再回家带两周带孩子,一路要坐8个小时火车,李珊珊都选择的是坐夜车,就为了抢出白天的时间多带带孩子。“我睡眠不好,在火车上常常整夜失眠,可一想到孩子可爱的小模样,我就什么苦都能吃了。”

  2015年9月,李珊珊辞掉了高校的工作,去浙江大学外国语言文化与国际交流学院攻读外国语言文学博士学位。她成了一只“候鸟”,在东北与江南间飞来飞去。如今博士毕业了,她选择到哈尔滨工作,选择到哈尔滨工程大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和爱人离得近些。

  “这些年,我和爱人一直努力着,为女儿做榜样,让她懂得奋斗的意义,让她和我们一起在奋斗的过程中体验生命的活力和激情,也享受生活的幸福和乐趣!现在的结果,在文学作品里也算是‘大团圆’式结局。”李珊珊笑着说。

  

  放弃青岛国企工作

  随丈夫到齐齐哈尔考公务员

  1988年出生的臧妤是个漂亮的青岛姑娘,丈夫韩瑞杰是武警黑龙江省总队齐齐哈尔支队某中队指导员。2013年,大学毕业的臧妤放弃了在青岛的国企工作,来到齐齐哈尔。

  当记者好奇地问怎样一个男子让她为爱情付出这么多时,臧妤解释说:“我俩是高中同学,他后来参了军。他很正直,责任心特别强,有担当,对家庭对父母都很好,总之有很多优点吧……确定关系后,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来到了齐齐哈尔。刚到齐齐哈尔时,亲戚朋友都不在身边,我很孤独,就觉得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后来通过公务员考试,臧妤成了齐齐哈尔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名民警。

,一边努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臧妤觉得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的人生过得精彩,把自己的小家操持得温暖,这才是对老公最大的支持。

  结婚这些年,丈夫韩瑞杰先后被评为优秀基层干部,优秀共产党员,还荣立了三等功。在工作中,臧妤也很出色,她工作认真负责,多次被评为先进,受到了嘉奖和表彰。

  2017年2月,臧妤临产,离预产期还有一周时羊水突然破裂,凌晨两点,来齐齐哈尔陪产的母亲把她紧急送往医院,分娩历时8个小时,她都没有告诉丈夫。“那时是春节安保期间,他的工作特别忙……”一直到孩子出生,丈夫才得知具体情况。

  2018年他们的孩子得了疝气,晚上哭闹不止,也是臧妤凌晨一点独自抱孩子去医院就诊,第二天孩子状态平稳了,她才把情况告知丈夫。

  “可能是习惯了,家里的大事小情,我都一个人处理。”臧妤说,“无论是军人还是军嫂都很不容易,但能成为一名军嫂,我觉得很光荣。”

  

  夫妻长期分居两地

  亲子教育成为军嫂最担心的事

  1988年出生的赵彦彦是山东省聊城市一所私立中学的教师, 丈夫穆瑞锋原是黑龙江边防总队绥滨某部一名后勤助理,现在黑龙江出入境边防绥滨检查站工作。他们相识于2015年年初,2016年7月11日领证结婚,2017年7月9日儿子出生。从结婚到现在,夫妻二人一直分居两地。

  穆瑞锋每年最多可以休40天的假期,但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多时候假期都无法休满。夫妻两地分居,赵彦彦要独自担起家庭责任,经常一人面对家庭生活中的许多问题。她工作的学校晚课要9点半,赵彦彦不得已把孩子放到老人那里照看。可只要有空,她都会把孩子接到自己身边照看、教育。最让人佩服的是,赵彦彦一个人教八个班级的课程。

  夫妻长期两地分居,赵彦彦最担心的就是儿子和丈夫的亲子关系。“去年暑假,我带着儿子到黑龙江探亲,他爸特意从绥滨来哈尔滨接机。刚一出接机口,我就看到了我丈夫,连忙对儿子说‘儿子,这是爸爸,快叫爸爸呀!’可儿子只是愣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穿军装的男人,脸上一点儿笑容也没有。后来我们在部队待了一段时间,他才和爸爸混熟,可刚一熟悉,爷俩又要分开了。”赵彦彦说,分别时儿子一直搂穆瑞锋的脖子,久久不愿撒手。

  “孩子在成长,没有父亲的陪伴肯定是不行的。”赵彦彦是教育工作者,她非常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一有空她就会让儿子和父亲视频,努力将距离遥远、父亲陪伴欠缺对孩子的影响,降到最小。

  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达到当天最大量